小强哥博客

小强哥,小强哥博客,技术大咖

从共享单车到共享女友的一地鸡毛

2017年,共享经济持续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,从共享单车、共享雨伞、共享充电宝,到共享电动车、共享汽车、共享床位,甚至连女友都拿来共享了。戴上“共享”高帽的创业项目一茬接一茬地冒出来,正如收割的韭菜,最开始两茬是最嫩的,接下来生长出来的则会让人觉得食之无味又弃之可惜。对于投资人如此,对于用户们来说有何尝不是呢?

让我们盘点下近一年出现过的“共享”明星们,对于它们,死亡还是生存?这是个问题。

据统计,2016年中国的共享经济市场规模接近4万亿元;2017年,共享系宣告进入死亡倒计时。截至目前,共有19家投身共享经济的企业宣告倒闭或终止服务。

共享单车:资本操控的棋子

在中国,共享单车市场的竞争已经基本沦为资本、互联网巨头操控的棋子。从2017年6月开始,先后有7家共享单车因资金链断裂、运营不善等问题而死亡,我们以为这个市场已基本被头部梯队摩拜、ofo所掌控,但随着近日哈罗单车(与永安行合并)获得融资33亿元的消息袭来,才发现:这个市场中,资本看中的或许并不是“共享”这个词,重要的是这个模式是不是有价值。

640?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

6月13日,悟空单车打响共享单车倒闭第一枪。停止运营后,悟空单车将押金全部退还给了用户,总计约100余万元。

8月,町町单车宣布倒闭。10月31日,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表示,对于退不了押金的一万多用户,仍希望退还钱款,或者每人分到一台成本为1800元的单车。

同是8月,酷骑单车“退押金难”问题蔓延。21世纪经济报道在11月21日的文章中指出,酷骑仍有7亿元押金未退还用户。

11月,用户口碑都不错的小鸣和的小蓝相继退出。据小鸣单车员工,小鸣目前欠用户的押金大概在5000万元左右。小蓝单车曾发布公告称,用户于2017年10月30日之前申请的退款,将于2017年11月10日前退还完毕。而到了11月中旬,小蓝单车承诺的退款期限已过,却有不少网友反映并未收到退款。

共享充电宝:鲜活的伪需求

2017年上半年,因国民老公王思聪与最帅网红陈欧“吃翔”的赌注,伴随共享单车风口的共享充电宝,成功引起了资本的注意。据IT桔子统计,2017年上半年,在共享充电宝领域,共发生19起投资事件,投资总额超10亿人民币。

0?wx_fmt=jpeg

然而,进入10月起,乐电、小宝充电、泡泡充电、创电、放电科技、PP充电、河马充电等7家企业陆陆续续走到了项目清算阶段;而留下的四家规模较大的企业来电、街电、小电、怪兽充电目前仍面临着多数用户不买单的窘境。

共享汽车、共享雨伞:盈利艰难

共享汽车

3月10日,“友友用车”官方微信公众号更新推送,称由于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,决定退回所有用户账户存款,停止运营。

0?wx_fmt=jpeg

10月23日下午,共享汽车EZZY召开临时性的全员会议。会上,公司创始人、CEO付强突然宣布了公司即将解散、清算的消息。当晚有员工称,他们陆续被“踢出”微信工作群。

EZZY创始人称,“从第一天开始我就非常清楚地知道,如果不节省运营开支,EZZY很难坚持下去。对于商业模式,我们一直在摸索,怎样能在保证用户体验的情况下,同时做到可持续发展。” 

共享雨伞、共享马扎

据桂林晚报报道,6月16日共享e伞正式登陆桂林,首批投放量达到2万把。不过仅仅半个月,做共享雨伞就陷入了无伞可借的尴尬。7月,因大量雨伞被破坏、私占,盈利模式不清晰,e伞一夜间倒闭。

0?wx_fmt=jpeg

像雨伞、马扎这类项目成本较低,但带给用户的剩余价值很小,加之气候、地域、经济条件的限制等影响,这类项目面临的首要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形成可持续的商业模式。

与共享单车目前依靠押金、租金的盈利模式不同的是,共享雨伞运维模式依靠广告。

共享电动车:难受热捧

0?wx_fmt=jpeg

虽然这种新型交通工具的押金和共享单车差不多,但却并未受到太多的热捧。据不完全统计,全国已有近14家共享电单车品牌正式投放运营,尽管都在等待融资,但却面临着政策方面的管控。电动自行车从其本身带来的安全程度、停放管理等公共问题一直就未曾彻底解决。“7号电单车”登陆深圳不久,负责人就遭遇监管部门约谈。

共享健身仓

0?wx_fmt=jpeg

主打“7*24小时”便捷健身的概念,全民健身的浪潮下共享健身仓应运而生。据了解,目前提出共享健身仓概念的项目已达20个,其中觅跑,抖吧、蜗牛仓、极跑吧、全民酷跑、公园盒子等健身仓先后得到融资,融资金额从几百万到上亿元不等,现在投放工作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。

共享按摩椅

0?wx_fmt=jpeg

12 月 26 日,共享按摩椅品牌乐摩吧宣布完成 5000 万元 A 轮融资,由基石资本投资,本轮融资资金将用于产品升级、市场拓展以及扩大头部渠道的增量。

共享新模式:或诟病或强制关停

共享交通工具

近期,在广西南宁出现了一款“驴的出行”应用,被网友戏称为“滴滴打驴”。这是一款以电动车、摩托车和三轮车为主要共享交通工具的服务,不过由于涉嫌非法运营,几天之后驴的出行已经被南宁市交通局叫停。

共享睡眠仓

0?wx_fmt=jpeg

2017年7月,北京、上海、成都等城市出现了“共享睡眠舱”服务,半小时6元,里面有恒温空调、小风扇、Wi-Fi、插座等设备,酷似太空舱的休息空间获得一定的人气。然而,7月21日晚,北京警方表示,由于存在治安和消防等方面的安全隐患,项目已经被叫停,相关企业负责人被约谈。

共享租衣

0?wx_fmt=jpeg

11月末,有8000万的融资在手的多啦衣梦共享租衣APP显示无法正常运营,页面呈空白状态。面对退钱要求,多啦衣梦抛出一句话:“要钱没有,用衣服来抵。”

共享女友……

“共享女友”并不是真的女友,而是充气娃娃类的成人用品。不过这个项目因过于低俗、炒作的因素更大,在推出仅四天之后就被派出所取缔,理由的“低俗活动扰乱社会治安”。

经历了2017年的共享经济沉浮,有的创业项目铸就了伟大的奇迹,有的却败下阵来。对于创业者而言,无论是获得资本瞩目成功上市,还是因资金断裂而惨遭失败,这一场的厮杀中终究赢得了精彩。

以上信息收录截止于2017年12月27日,数据来源:IT桔子、i黑马、亿欧、腾讯数观、铅笔道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blog.csdn.net/csdnnews/article/details/78927831